The Dreamer…基本欧美圈但一直身在上海与东京

无言。
那个ins私信锤回destroy茶的回复,先不论提问者是怎么能闲到要去问真主这种如此莫名其妙的问题,但这回答很明显就是锤会说出来的风格,他要是真心的会如此直白跟你说么,明显就是一种顺着问题“胡说八道”的回答。
不懂为什么有些人看到就开始diss锤,要diss的是那些骚扰真主,自我蒙蔽了双眼却还要拉真主在自己脑洞里存活的人好么。真心的,圈地自萌这种事情为什么就是教不会呢🙄️

所以锤下台前指的那一下是对着茶呀,大家互指么🤪

只想说下五十度灰那女主原来那么高

少年在夏日里,爱情在时光里(看完电影的一些碎碎念)

看完电影很惆怅就像是夏日里的快乐被冻结在冬日里,晨时的光芒被熄灭在黯然子时。

这电影让我想到每个人可能都会在特别的时光于心里埋下对一个特别之人的特别感情,那可能是迷恋,可能是欲望,可能是纠缠,可能是得不到想得到,得到了却已失去。他始终会是埋藏在你心里最特别的那一个人,连苍茫岁月被殆尽,你走向了世界尽头,拉开门回望人生轨迹时,他的样子依然会出现。你没有忘却他,你无法忘却他,他犹如一条透明丝线把你缠紧,即使所有一切都尘埃落定时你依然被禁锢在对他的情感里,疯狂的,隐秘的,快乐的,痛苦的。

Elio之于Oliver或者Oliver之于Elio,即是如此。

和朋友讨论过Elio对Oliver的迷恋是显而易见,何况原书还是第一人称,看过书的人都能感受到Elio超乎炙热的情感,然而Oliver呢,原书里似乎对其思想和感情没有过于深入的挖掘,Oliver也的确表现得没有Elio来的那么外露,结合他最终结婚的结局让人不得不担忧Oliver其实只是把Elio当成一段韵事或者只是在异国夏日一段冲昏头脑的过往。
然而看完电影倒算是直观感受到了Oliver同样真诚炙热地迷恋着Elio,他害怕于感情被坦白,似有似无对Elio的碰触以及像是质问又无奈地说“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都是对Elio爱恋的表现。这个因机缘巧合被扔进意大利小镇的美国青年所感知到的所汲取的都是源于初见的少年,这么美又那么措手不及。
这里要提下虽然Timmy的演技把我折服的捂胸口,但也同样想表扬Armie Hammer,他把Oliver那种看似自由又其实顾及许多,偶尔疯狂还假正经但确实倾慕着Elio的种种都拿捏的不错。还有特别是床戏,演的特别好,性感不艳俗(喂)在情欲之中他对少年的迷恋是完全被展露开,大概对身体的渴望也包含着渴望把自己的心靠近对方的心吧。

至于Elio,他就像是从书里走出来一样。Timmy的Elio就是Andre笔下的Elio,一点都不夸张的说像是演员几乎把角色融于自己体内,对Oliver的渴望,少年青涩的初体验,不成熟的固执,腼腆热诚,驻扎在Elio灵魂里的样子几乎都被Timmy生动而不造作地呈现在观众眼中,他重复叨念“I want you to know”,或者不舍地说出“I don’t want you to go.”和最后心碎地连续“Elio Elio Elio……”一系列都是把那个文字里的少年具象化鲜明化,这个夏日里的少年勇敢又让人心疼,而Timmy精湛的表演实在是太想给他加无数颗心。
(Timmy和Armie的化学反应非常好,并没有RPS的意思,但他们从外形到影片里的举手投足都非常般配。话说Armie实在人高马大,两人接吻时他总会捧起对方的脸看起来像是在把Timmy包裹起来,而每个吻都是占有和沉醉,每个吻都像在说我爱你一样,让人看完一遍好想重复循环啊。另外Timmy脸太小了:))

导演和演员之前也在许多采访里提到这只是一部爱情电影无关性向。是的。这很纯粹。在那么多把同志电影,小说前附加上“同志”二字时这部电影却没有想要突出这二字的打算。你在夏天爱上了一个人,就这么简单,而年纪,性别都挡不住这来势汹汹的爱情。哪个人没有情窦初开过,哪个人没有沉溺于爱中,Luca把同志去掉只为了花上些时间去叙述两个人的爱情,而爱情映于美丽的城市,赏心悦目。


全片最喜欢的几个情节一个是Elio父亲的演讲,一个是Elio喝醉,还有个是结尾(鉴于很多人没有看过所以就不剧透了,总之全片都很棒)。

虽然不身处在夏日,没有呆在意大利,无爱着的人,但还是很喜欢这电影,心也被牵走,观影时无数次想要跳进去给他们造个桃花源让他们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可是令人惋惜的结尾却也是情有可原,得不到的,已失去的,都不会磨灭那个存在过的爱情故事,为此轻轻一叹的少年和青年,时光保留了你们也算是个Happy Ending。

[盾冬]短故事系列--片段


听Christopher Owens (好想再看次朵妹的现场)的I love you like I do时就想练手写个片段,虽然还是没写出属于心里那个美好场景OTL

--------正文

“你为什么会爱我呢?”

“嗯?”


“我总想,你为什么会爱我呢。”

阳光从窗户晒了进来,贴在后背。


左手边的水壶冒出无数蒸汽,咕噜咕噜像是要冲破这屋顶,它们彼此缠绕,愉快又安宁地充斥这不大的空间。

拿起它,旋转关闭。


”因为你就是那颗闪烁的星呀。“

嘴角微微扬起,笑成了个下弦月。

”诶?“

翻了个姿势,迎接温暖肆意的光芒,慢慢偏头看着那个在忙碌的侧脸


因为

“你点亮了我所有的黑暗。”

眼睛也弯了起来。

细胞在跳舞。


“你会发光,在我这里。”

转身,指了指自己心脏位置,对着床上的人,他披满金色,像被仰望的天使,他在看这里,他在微笑,他浸满世间所有的美好。


“就是这里。”

坚定又眷恋。


回身,两只茶杯安静地在等候。


“70年前也是这样么?”

“是的。”


“现在也是这样?”

“是的。”


“那再70年后呢?”

终于,端着茶杯慢慢走向那个人。

他靠近他,眼含深情。


“那时,我画你的时候,你坠落的时候,我沉眠的时候,

你沉眠的时候,还有你打我的时候。”把手抚在柔软的棕发上,笑出了声。


“现在,我找到你的时候,你在我身边的时候,你问我为何爱你的时候,

我告诉你我为何爱你的时候。” 茶杯中飘散出的香气混合着萦绕在两人间的温度,此刻,他的右手握住他冰凉的左手。


“未来,任何一个时候。“轻轻俯身

”是的,我都在爱你。“ 坚定又爱恋。


吻落向埋在被子里的男人,他也笑出了声,四目相对,唇齿相磨。


靠在床边的盾牌,一闪一闪,五角星反射出光芒。

在这被祝福卷裹的日子里,到处都会是好天气。


【盾冬】每次不成功的恋爱后,一切都会很好(2)


谢谢有人喜欢,好久没写文各种生疏,再加上今天有点忙也是脑袋不好+语无伦次。

1在这里⬇️

http://victorlee91.lofter.com/post/38322c_9fbcf14

-----正文

“Steve!”急促的叫喊声从另侧响起。
已冲出店外马上要准备横穿马路的Steve停了下。
“Natasha?!”
穿着运动衫的黑寡妇几乎是飞到Steve的眼前,
“Steve你到底在干什么?!
“………”
“人家姑娘可是在咖啡馆里等着你!你到底去哪儿了!”
Natasha看起来很生气,皱着眉,一脸愠怒和不敢相信。
“之前那几次也就算了,这回倒好你干脆不出现了?!”
“呃…”伟大的美国队长此时显然有些不在状况。
“怎么了?难道是有任务?”Natasha意识到眼前一副当机表情的队长很不寻常便警觉了起来。
“不,我是想说,呃…嗨Nat。”Steve回了回神,才想起来似的指了指身后。“但我是在咖啡馆啊,你看。”
这下Natasha可是勃然大怒,
“Steve Rogers先生,你们今天初次约会的地方可不是Starbucks!而是那边那家新开张的Starlights。”Natasha朝街角对面指了指,“你是不是根本没看清短信,还是你真需要一副老花眼镜?”
看来黑寡妇很不高兴,她当然是要大发雷霆一番,原本的计划是要去健身房,Clinton这个傻瓜最近买了太多不健康的食品害得他两没事就窝在沙发上冰淇淋加奶酪。
“你能想象么?我那条牛仔裤居然穿不上了!”Natasha在终于意识到无法继续这舒适又危害的无工作日后好不容易拽起不用射箭的男友去消耗卡路里,却被Linsey的一个电话全部泡汤。

“你知道吗,那条裤子可是花了我不少钱。但是你呢?居然走错约会地,还不肯接电话。别现在告诉我你还不会使用手机!”
“我很抱歉,Nat。”Steve一脸不好意思,“可是…”他突然想起来什么马上抬头向林肯纪念堂的方向望去。
“Steve?”Natasha不确定地看着正张望着什么的队长。
“Steve?!”
“噢不…他不见了…”Steve的声音顿时变得无措起来。
“谁不见了?”
“Bucky…是Bucky…没错”一股忧愁袭来,“我看见了他,Natasha,就在那儿,就在刚才,可是…现在他不见了。”Steve垂下头,仿佛被笼罩在无法停歇的失望浪潮之中。
“你是说,你看见了冬日战士?”Natasha习惯性地摸了摸左腹部。
“对…我想是的。”Steve抿了抿嘴,抬起头依旧朝纪念堂外的台阶方向,轻轻叹息了一声。
两人间突然安静了下来,他们矗立在马路边,几乎同时沉默着,周围的行人还在穿梭于他们身旁,可这两人已毫不在意毗邻的热闹,他们陷入各自的情绪像是已然把世界划分成了三块。Natasha张了几次口,但终究没说出一句话,哪怕是调侃或者指责,所有的话语已被对面美国队长的忧愁吞噬。这样估摸着几分钟后,冰淇淋的车响着柔和的音乐驶过,Natasha看着车顶的蛋筒型装饰,直到车已驶出拐角看不见了,才试图再次打破现状。

“所以…”停了停。
“你…还要不要和Linsey约会了?”
Steve收回视线看着Natasha,此时此刻太多情绪由心底升起“不,谢谢。”最后化作全部的无奈与坚定。

“因为太忙了?”
“对,因为太忙了。”
Steve回过身离开,依然挺得笔笔直的背影在Natasha的眼里渐行渐远。
“真是伤脑筋。”
著名的黑寡妇揉起了太阳穴。

“嘿,队长!”
Steve一回到复联大厦就被迎面来的Sam拦下,“这么快就回来了?难道不共进晚餐?”Sam拦着Steve的肩好奇地询问。
“Sam!我得回去练俯卧撑了。”Steve一脸严肃把八卦的伙伴逼退千里之外。
“嘿!这不公平!”
不顾这喧闹,Steve就想赶回房里把自己锁起来理清楚乱如麻的头脑。他是所有人的梦想与仰望,可现在就如个迷宫里的孩子,想要跨过所有阻拦,却两手空空变得一无所有。

“这次又是因为什么?”Sam在看到Natasha后问。
“性别问题。”Natasha两手插袋,低着头诗图把运动鞋脱掉踢开。
“啊?”Sam从八卦换成一脸不解。
“Linsey不是个男的,所以队长拒绝了约会。”万众瞩目的黑寡妇一语道破惊天。
“她说什么?!”路过的Banner博士惊愕地拍着同样惊愕的Sam。
“天知道!”

高耸的复仇者大厦今夜将无人入眠。

第七次约会就这样以彻底的失败结束。大家的生活还在继续,只是所有人都似乎没有了给Steve介绍姑娘的热情。“真是如一片死海。”Tony这样评价美国队长的感情生活,“也许是被冰封后一起冻住了,现在还没化开。”Clinton不甘示弱。

Natasha并没有透露Steve遇见冬日战士的事,也许那并不是冬日战士,按常理他现在该是在九头蛇的领导下干着杀戮与破坏,怎么可能跑去林肯纪念堂,而且直至那天结束也没听到哪里发生袭击。所以,95岁高龄的队长一定是眼花,黑寡妇盖棺论定。可即便这样,她也再不想找任何机会让Steve完成终身大事了,“这没有意义,他总是太忙了。”


一尘不染的旧日子轻轻滑走,美国队长一副拯救世界的老样子。

Steve在一次执行完任务后的夜晚从林肯纪念堂的后门穿过,进隔壁的小巷准备沿路回家,中间Sam打电话来报告Banner博士的苹果派被Clinton吃了,博士可能就要变绿让他最好携带着盾牌。Steve挂电话时正嘴角上扬,脚下却被什么一勾,险些摔倒。是个人,Steve警惕地想着,稳了稳身子,回头去看这罪魁祸首,冷不丁却是立马被体内散发的暗流钳住了手脚,
“Bucky!”终于,这如纪念般的叫声划破巷子。

“帮帮我。”此时地上的人影毫无气力靠着石墙,凌乱的头发盖住他的双眼,他是陌生的也是熟悉的,是在所有梦境里出现消失再出现再消失的念想。
“帮帮我。”一声声的梦呓让站着的人轻轻颤抖。
回忆和现实交错地啮噬着Steve的骨头,在这美国的角落里,黑暗与黎明倾泻而下。


-----TBC
话说:
那家叫Starlights的咖啡店是以前在大埼玉县生活时真正看见过的咖啡店,特别小,而且没几分钟路程的不远处就是一家星巴克(吧唧,误)。



另外给没见上面的约会姑娘点蜡,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没出场(摊手)

【盾冬】每次不成功的恋爱后,一切都会很好


第一次写盾冬文…算是自娱自乐的产物。其实是从第一部就喜欢这对,总算决定写一写他们的故事,虽然完全不知道在写什么,写得不好我也没办法,实力有限(摊手)电影背景,应该是日更,并且HE。

-----------------正文


这是Natasha第七次正经且严肃地给Steve介绍姑娘了,虽然说服的过程令人心碎,但伟大的美国队长还是勉为其难地答应了“你知道,我并没有打算结婚的。”
Steve只是在点头后无奈地说着,“况且要找个和我有相同经历的人实在太难了。”他摊着手面露苦笑,这的确是个令人头疼的事实,可不管怎样Natasha总算是把写有姑娘姓名,联络方式的纸放在队长翻开的左手心上,“别伤了女孩儿的心,老年人!”
作为同事或者战友,或者少有的朋友之一Natasha和其他复仇者们一样都诚恳地希望大家的美国队长能够有私人的伴侣,过上属于他自己的家庭生活。
一方面,当然是为队长着想,虽然血清的作用使Steve好似青春常驻,可毕竟也是95岁高龄且干着危险的工作,如果有人陪伴照顾那是再好不过的。另一方面,是好奇,相信所有认识Steve Rogers的人 都特别,非常,甚至恨不得马上看看队长恋爱的样子,当然这个理由才是占了最大的比重,所以你以为Natasha为何这么心力交瘁地忙着给队长介绍对象?

于是某个无任务的休息日,下午两点,Steve在离林肯纪念堂不远的咖啡馆里不情不愿地,身板挺地笔笔直地找了个位子坐下,他正对着进口的门,可以看到店外的行人和进出的顾客,约定的姑娘叫Linsey,是神盾局后勤部的职员,据说开朗活泼,做得了好料理,金发,微胖,可爱,用Natasha的意思来说就是很好的妹子,队长大哥你好好待人家,哪天我去你家吃你们夫妻两一起做的烤鸡。
倒是Steve是带着毫无期许的心,没有任何兴奋,连紧张感都找不到。并不是未见面的姑娘问题,而是他明白结局总是一样,这可是第七次,他已经赴类似的无果之约整整六次了,每次都草草结束。

“肯定是Tracy的妆化了太浓了。”这是第一次的姑娘,Natasha总结失败教训。
“难道队长不喜欢朋友的亲戚?”第二次是Tony的远方表妹之类的。
“我确定了队长不喜欢黑人。”第三次是Sam通过老兵帮助会的战士介绍的。
“就说Halen的个子太矮和队长不般配。”Clinton拍着大腿数落第四次的姑娘。
“ Effy整过容!我就知道!”关于第五次的姑娘,Banner有点焦躁地吼了一声。
“我邻居可没告诉我他女儿16岁时生过孩子。“Coulson一脸委屈,这是第六次,距离第七次是一个月前了。

虽然每次都是Natasha出面游说约会事宜,但Steve知道所有人都积极参与其中,这还不包括其他那些他根本没去成的,“太忙了。”大家的Steve往往要如此推脱。
可无论是没下文的实际约会还是打了水漂的口头约会,Steve知道它们都会不了了之,这不是姑娘们的错,感谢上帝,他当然也不会和个爱整容的女孩儿结为夫妻。只是,“要找个和我有相同经历的人实在是…”“哦,闭嘴,队长!我们会给你找到更好的!”

这就是Steve Rogers的未成功的恋爱经历,Steve坐在咖啡馆里想着,他拥有70年前的吻,和没跳成的舞蹈,再往前那个布鲁克林来的小个子,被邻居家的坏小子追着跑,他们说他是个娘娘腔,瘦弱又单薄,永远找不到心爱的姑娘。情人节里满大街的情侣甜蜜相拥,他只会垂头丧气,一心要远离一切去参军,直到冷不防后面冒出一个大身影,一手勾上了他的肩,“嘿,别愁眉苦脸的,我不是在这吗。”那是Bucky,他最好的朋友,James Buchanan "Bucky" Barnes,他拥有过的最好的朋友,可惜,“一切都是我的错。”

Steve时常会想起Bucky,无论他回忆起任何关于童年的点滴,70年前布鲁克林的街角,或者每段成长,都能摸到Bucky的影子,小时候他们把沙发垫放在地板上一起睡在那儿聊些不着边际又可笑的话题,Bucky总取笑他不会和姑娘相处;学生时代Bucky抓着他一起逃课,一起蹲在草丛里从口袋中掏出一大把糖果给Steve说是自己赞美了妈妈的新发型拿的奖励;青年期他们一起喝酒,Steve喝不了多少结果总是拖着醉醺醺的Bucky送他回家,“你什么时候才能有个女朋友,我的小个子伙计。“Bucky还是那样,取笑他搞不定一个姑娘,战前的夜晚,布鲁克林的街上,两个年轻人一摇一摆。

等到战争打响,变化好像快得过了头,小个子变成了大个子,托血清的福,总有美女主动搭讪,“我都认不出你了。”Bucky惊讶地看着他的老伙计,他们还是在一起,睡同个帐篷,吃发霉的罐头,并肩作战。“我可不愿意看到你挨枪子儿。”Bucky打死一个在远处埋伏的敌人后拍着Steve的肩说道。他们坚信生活终究不会永远是这样,战争会结束,胜利与自由将重归于民众,Steve和Bucky也还是会像从前那样,即使“你都成了大高个,不需要我的保护了吧。”


“所以换我来保护你了。”Steve笑得明晃晃,Bucky推了把他的肩,“即使你都成了大高个,在我心里还是那个抹不去的来自布鲁肯林的小个子。”

这是漫长分离前最后的对话,这是战争结束前最美的瞬间。

Bucky从列车上坠落的那幕,Steve数次在梦里又看见了,他大叫“不!”伸出左手,一下子从床上惊醒,全身是汗地喘息,在黑夜里,大口大口地喘着,像是要打破这无穷无尽的暗幕。21世纪的围墙在四周,可是Steve像是仍停留在70年前的某日,他惊慌,不安,痛苦,在和平安宁的年代里,从身到心,一切都那么格格不入。
“我会陪你到尽头。”
时代广场每天人流攒动,金门大桥,圣莫妮卡,海军码头,这里的美国总是有许许多多形形色色的人来人往,可Steve再未从谁的口中听到过那句话。

“Bucky…”



咖啡馆里的Steve Rogers穿着衬衣戴着黑框眼镜发起了呆。



咖啡豆的香气,打泡沫的声音都无法摇动这时的美国队长。他无法脱离那个人的影子,脑中一抓到,记忆就会连成一片,翻江倒海般倾泻而出。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Steve的身上,可他就这么呆坐着,神游物外。

冰封后的Steve也许从没有料到过再遇他的Bucky是在你死我活的场景中。他们两人互掐着脖子,拿着盾牌,拿着匕首,人们在奔跑,叫喊,不远处的Natasha被击中了肩膀,公交车侧翻横躺在大街的中央,一切的美好被击碎得一败涂地。可他们谁都没有认出对方,就那么极力致对方于死地。整整打斗了十几分钟,面具脱落。天知道,Steve那时有多么得欣喜与无助。
“Buck?!”

这天旋地转的事实帮不了他,Bucky已经化作冬日战士,双眼毫无温暖,他认不出昔日密友,只有任务和惨无人道的屠杀。而Steve就那么呆站着,神游物外。

上帝是公平的,他给予你许多,也拿走你许多。他把Bucky给予了Steve,最后却拿走了属于Steve的那个记忆里的Bucky。

“他不会记得你。”Sam试图安慰过低落的队长。

“他会的。”Steve不愿意承认也不会承认那个在他一无所有时仍保护着他与他并肩的Bucky会彻底把他遗忘。

在航母上,Steve一直对着昔日伙伴说着,“你认识我。”被打倒,被击中,被无数次地打倒,被无数次地击中,“你认识我。”这句话好似个循环魔咒在他身体里生根发芽,不管怎样,“你认识我。”连盾牌都不要了的美国队长,变成了70年前那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他们从酒吧里大笑着出来,Bucky简直酩酊大醉,连身旁的Steve都认不出来就在路边瞎嚷嚷,Steve笑着去扶着他的手说“嘿,你认识我,Bucky别再闹了,我送你回去。”

如果时间倒转,我们重回那年,没有这该死的战斗,没有九头蛇,没有美国队长,该是多好。
所以,如果冬日战士要杀死自己完成任务,那么Steve当仁不让地愿意,这不是为了冬日战士,而是为了那个Bucky。
“那就完成它吧。”看着Bucky的眼睛,70年前的你,70年后的我,“我会陪你到尽头。”

美国队长后来当然没有死,他在河边被人发现,完好无损地挺了过来。他相信是Bucky把他救上了岸,他相信自己最好的朋友在任何颠倒的世界里都能保护着他。

“在我一无所有的时候,至少还有Bucky。”


“Bucky…”Steve不自觉的轻唤出这个名字,在午后的咖啡馆里,在熙熙囔囔的周末,外面的人们进出买咖啡,他们走过商店,穿过十字路口,途径林肯纪念堂偶尔指指外面的展览告示,这就是总和美国队长无关的惬意的现代生活。

等等,
Steve突然从回忆空间里回过神,他站了起来,幅度有点大,把先前坐着的椅子打翻在地,旁边的顾客都被吓了一跳,Steve张了张嘴有些不敢确定,不远处纪念堂外的第三级台阶上站着的那个人,戴着帽子低着头,“Bucky!”Steve叫出了声,那实在是太像Bucky 了,简直百分之百就是Bucky。
Steve有些激动,他想冲出去,实际上,他的确冲出了店外,他要拉住那个人,那是Bucky,他遗落的朋友。



---------TBC

看凡尔赛除了美到不行的王兄弟,其实金毛骑士也是颜值特别高。
现代装简直太男神了,可惜剧组给了个方便面金毛小卷发型,导致男神一秒变路人。
所以…男神告诉我们,发型真的很重要。

做了个很奇怪的梦,梦到中学同学和死去的外婆。

梦中的同学还是记忆中那样瘦弱的,安静的,穿着绿颜色质地不怎好的校服,坐在一个教室里,依旧在讲台向下左边第三个位子。
梦中的外婆是活生生的,微笑着的,如同她根本没有离开过世间。我想这也是对的,她离开了我清醒的世界没有理由再剥夺她活在我梦中世界的权利。

我大概是想不起来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件,以及我到底是个什么角色,多少年纪,哭着还是笑着。

但有个场景,有段对白,我对外婆说我将带您去旅行,您在某日的7点要到机场,找不到就打电话给我,我在并且会一直在。外婆回答知道了,用她的老家方言。

之后也许是要醒来却还在梦里挣扎的时候,我的中学同学叫着我名字让我交数学作业本,我一边答应着一边翻书包,外婆还是那样安静的活生生的坐在原位,我想快点交完作业把外婆送回家,于是心慌意乱却怎么也抓不到作业本,持续了几秒外婆似乎站起来要先回去了,我突然大叫:您等一等。

砰!起床做早餐的父亲把他们的房间门打开,梦醒,空荡荡的。

我依然记着外婆的穿着,头发上别着的发卡,她很安静,就像曾经每到周末去看望她时一进门就能感受到的气息。
我记着您呢,我记着您呢,我的外婆。

今天的一天,上海的明媚,也许是又要开始怀念。